网络电影的颠覆与自我颠覆

2020年1月13日,普华永道最新发布《演员的自我修养:网络电影的颠覆与自我颠覆》。网络电影作为一个相对新生的事物在近几年获得了迅猛发展,颠覆了电影行业的固有格局,拓展了新的运营模式。究其原因,互联网化是其成长的主要驱动因素:网络电影在中国互联网用户数量不断增长的时代背景下,借助网络的传播成功拉近了与观众之间的物理距离,满足了观众“想看就看”的需求。

但是网络电影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浮现了很多问题,导致了监管环境的趋严。普华永道思略特认为,网络电影如果想要持续性的发展,从业者需要思考什么样的作品能够进一步贴近观众,并在精神层面满足观众诉求。我们试图通过观察正在浮现的新技术,探讨这些新技术可能给网络电影带来的变化,也许这些新技术能够像互联网一样推动网络电影的进一步演进,实现对自身的颠覆。

互联网的发展是网络电影兴起的主要原因
2014年爱奇艺首次为“网络电影”定义了六项基本特征:“互联网发行、时长60+分钟、制作专业精良、符合电影叙事规律、符合国家法律法规、付费点播分账”,自此网络电影正式以独立的姿态浮现在世人面前,并且仅用四年左右的时间就达到了35亿元人民币的市场规模,其增长势头可谓迅猛。而网络电影迅猛发展的时代背景是中国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用户数量的持续增长。

高速增长的不仅是中国网络用户数量,还有用户的付费意愿:2013年仅有不到10%的付费用户,2018年就已经有超过一半的网络用户愿意为视频内容买单;而在各类视频付费内容中,网络电影的在线付费占比高达74%,远超网络剧集和综艺节目的17%和5%。

除此之外,网络电影自身的特点也是其快速发展的推动力:

1、刺激性的题材
在选题空间和内容尺度上,网络电影相对院线电影更宽松、更激进,“妖魔鬼怪”、惊悚悬疑等主题迎合了目标受众的猎奇心理;依托于网络的营销和播放渠道,让网络电影有极强的网感,给网络用户一种全然不同于院线电影的新鲜和亲切,在观影选择上也给了观众更大的自由度。

2、低投入下的高收益
网络电影的平均投资成本远低于传统的院线电影,观众对新兴产品的好奇与热情使得极小成本的投资也有可能获得巨额回报,2017年中国排名前10位的院线电影平均收益率只有44.8%,但是同年爱奇艺票房分账网络电影前20位的平均收益率却高达182.59%,个别网络电影作品的收益率甚至接近成本的10倍。较低的资金准入门槛和高企的回报率不可避免吸引了大量外部投资和人员涌入网络电影市场,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网络电影的发展。

3、“三低”的观众
电影的受众主要集中在低学历、低收入、低年龄段的男性人群,他们主要分布在中小城市与乡镇,日常业余时间较长、娱乐方式有限、对艺术性的追求不强烈;根据对《2018年腾讯视频年度指数报告》网络电影观众的分析,我们得出:

从性别上来看:男性观众占比达到了64%,是网络电影市场的主要受众;
从年龄分布上来看:76%的观众在30岁以下,与网络视频市场的受众年龄分布相匹配;
从学历上来看:58%的观众是大专及以下学历,尤其以中学学历为主流;
从地域分布上来看:三线城市拥有网络电影最大的观众群体。

可以看出,网络电影在中国互联网渗透率持续深入的“天时”之下,充分发挥了监管相对宽松和外部投资推动的“地利”,而更重要的是占据了“人和”:网络电影找到了院线电影渠道下沉不够充分而被忽视的人群并投其所好,允许观众自由选择观影时间和地点却成功拉近了电影与观众之间的物理距离,营造了观影形式上的“亲切感”。

新技术的出现可能是网络电影进一步发展的驱动因素
在成功拉近了与观众的物理距离之后,网络电影下一步的突破方向应该是进一步拉近与观众的心理距离。心理学的解释水平理论(Construal Level Theory, CLT) 框架(Trope & Liberman 2003)将心理距离划分为社会距离、时间距离、空间距离,以及经验距离。我们尝试从这四个方面入手,讨论可能会影响网络电影发展趋势的技术因素。

1、社会距离
即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一直以来,制作者通过电影作品向观众单向传达信息。“弹幕”的出现为观众在观影期间进行交流提供了可能;目前主流网络视频网站如优酷、爱奇艺等都提供了“弹幕”功能,观众在观影期间,可以对当前画面、内容做出文字评论并发表在视频画面上。如果弹幕能够允许一定程度或一定范围上观众自主选择想要接收的、参与的评论,将更有利于网络电影发掘自身的社交潜力。

2、空间距离
即个体对空间远近的知觉。外形类似头盔的头戴式虚拟现实设备(或称为VR头显)是目前发展相对成熟的虚拟现实技术移动载具,可以为观众呈现360度的全景视频,同时传感器能够识别观众眼球和头部的动作、跟踪观众视线的移动,有针对性地根据观众视线焦点渲染出电影故事的场景和情节,并近距离投射到观众眼前。在跟踪观众动作的过程中所捕捉到的相关数据被用来分析观众的视线、面部表情等信息,用于识别观众关注的内容,这使得观众在观影期间可以代入自己的想法并自主选择想要观看的场景细节,而不是只能被动的接受影片导演设计的“视界”画面。

3、经验距离
即真实体验与想象的差异。2018年底,网飞以独立电视电影的方式推出了著名剧集《黑镜》(Black Mirror)的圣诞特辑《黑镜·潘达斯奈基》,允许观众在观影过程中作为主角做出选择,不同的选择会把故事引领到不同的故事线和结局,每一个故事线都有独特的情节,每一个结局与相应的故事线都可以独立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允许观众按照自身经验或想象来选择故事下一步的演绎。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演进,电影制作人能够借助新技术在交互上做出更多、更贴近观众自身经验的故事设计,并通过对观众所做出的选择进行信息收集和分析,进一步细化故事情节,丰富可选择的故事场景。

4、时间距离
即个体对事件发生的时间远近的知觉。影视作品在播放期间如何降低不必要的时间冗余、减少等待时间也是增进观众体验的重要因素。对于网络电影来说,受制于网络传输速度,无论是使用移动网络还是固网,我们都曾经历过观影期间暂停以等待信号传输的过程。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所具备的一些特性有助于改善这一情况。

高速率:5G网络超快的数据传输速度可以大幅度减少影片播放所需要的缓冲时间,高速率的传输能力在允许更高解析度画质影片的同时,还可以有空间传输播放设备(如虚拟现实技术载具)对观众动态的捕捉数据,并据此校正和调整影片的播放内容与方式。
低延迟:时延问题是前期虚拟现实技术发展的主要瓶颈之一,如果这个问题顺利解决,那么虚拟现实以及其更高阶的演进技术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技术能够进一步连通真实与虚拟,为观众创建出亦真亦幻的视觉效果。

技术的发展已经对网络电影的设计、制作方法、叙事方式等方面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提供了新的可能;观众对于新技术的好奇和对新体验的追求也需要网络电影考虑自身的演进,通过技术增强与观众的交互,基于交互延展出多样的叙事方式,让观众沉浸在叙事过程中的同时自主地溶入自身的真实经历;这样的电影看起来有点像游戏,但是对真实世界的反映是电影与游戏的根本区别,而观众就是真实的世界。


Top